三人在体育中心待到晚饭的点,场馆的人陆陆续续地走了,季玟便也招呼着两人走。

    秦北川明天比赛,今晚更是要遵循食谱吃,联系了酒店后厨开小灶,这宾馆有不少来比赛的住,厨房一早就统计了人数,一起做上饭。

    秦北川回宾馆了,沈昱宸季玟沿着体育中心外马路慢吞吞地散步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一家烧烤摊,两人默契地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二十串羊肉串——”服务员把一盘串放在桌上,“您的菜齐了哈,慢吃。”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坐在塑料板凳上,几乎一天没正经吃饭,点了一桌子菜啊肉的,沈昱宸慢条斯理地将烤串摆好——签子尖朝自己,这样季玟一伸手就能拿到烤串,就连杯子里的汽水都妥帖地倒好,不用季玟再擦手倒水喝。

    两人吃饱喝足,转悠回酒店,收拾好躺下了。

    此次来比赛只是积累一下经验,秦北川只是有些天赋,远远没到“一鸣惊人一举拿下冠军”的水平,因此季玟并没有过分紧张。

    而一点仅有的焦虑情绪,也被沈昱宸的举动压过去了。

    昱宸在看他。

    季玟背对着人,却几乎能感受到少年灼热的视线,在漆黑的房间里,沈昱宸的目光如捕猎的猛兽,即使闭起眼睛,也还是让他有种如芒刺背的错觉。

    三人在体育中心待到晚饭的点,场馆的人陆陆续续地走了,季玟便也招呼着两人走。

    秦北川明天比赛,今晚更是要遵循食谱吃,联系了酒店后厨开小灶,这宾馆有不少来比赛的住,厨房一早就统计了人数,一起做上饭。

    秦北川回宾馆了,沈昱宸季玟沿着体育中心外马路慢吞吞地散步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一家烧烤摊,两人默契地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二十串羊肉串——”服务员把一盘串放在桌上,“您的菜齐了哈,慢吃。”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坐在塑料板凳上,几乎一天没正经吃饭,点了一桌子菜啊肉的,沈昱宸慢条斯理地将烤串摆好——签子尖朝自己,这样季玟一伸手就能拿到烤串,就连杯子里的汽水都妥帖地倒好,不用季玟再擦手倒水喝。

    两人吃饱喝足,转悠回酒店,收拾好躺下了。

    此次来比赛只是积累一下经验,秦北川只是有些天赋,远远没到“一鸣惊人一举拿下冠军”的水平,因此季玟并没有过分紧张。

    而一点仅有的焦虑情绪,也被沈昱宸的举动压过去了。

    昱宸在看他。

    季玟背对着人,却几乎能感受到少年灼热的视线,在漆黑的房间里,沈昱宸的目光如捕猎的猛兽,即使闭起眼睛,也还是让他有种如芒刺背的错觉。

    三人在体育中心待到晚饭的点,场馆的人陆陆续续地走了,季玟便也招呼着两人走。

    秦北川明天比赛,今晚更是要遵循食谱吃,联系了酒店后厨开小灶,这宾馆有不少来比赛的住,厨房一早就统计了人数,一起做上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