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玟早就离开了,还替他关上了门。沈昱宸扑到床上剥开床单找着什么,很快就找到了床垫上面的商标商,上面的日期显示2010年7月30日。

    床垫生产日期是一个月前。

    沈昱宸将自己砸在床上,只觉得脑袋要锈住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这床,甚至卧室很有可能是季玟近期,或者今天布置的吗?

    沈昱宸被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,他这样做,有什么目的呢?

    今天之前他从没和季玟有什么交集,是什么让促使他仅半天的时间就能住进季玟家里呢?

    还有沈驰,想到沈驰沈昱宸的表情有些抑制不住的扭曲,沈驰怎么会同意这件事呢?

    季玟写了五份简历,他不清楚原主以前有没有接受过自由格斗类的训练,脱掉衣服看了一下,这具身体和他以前的身体一样,甚至身上痣的位置都相同,白天没来得及看,他似乎是整个身体穿越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事啊。”季玟喃喃自语,不知道在那边的……他茫然地想了想,也没想出个需要挂念的人,他的父母早就有了新的家庭,并不需要他的想念,和同事教练经纪人也没有像场景一样相互扶持的感人故事……唔,追了一年多的倒有一个。

    想到沈昱宸他又想到了所剩无几的存款,明天就去应聘格斗教练吧,既然决定让小沈同学成为一个能正常表达情感的人,那再做运动员去打比赛,训练时间太长,就不够分配了。

    而且以前天天训练也是够枯燥乏味了,想到以前除了训练就是训练的日子,季玟下定决心,都有穿越这么玄幻的事情了,那我放弃那个羞耻的“格斗天才”绰号也很正常,所以先降下工作强度,休息个两三年吧。

    沈昱宸没睡好,早上顶着熊猫眼爬起来洗漱,客厅茶几上有一百零五块钱用了一把钥匙压着,沈昱宸墨色的眼眨也不眨,看了半晌。

    季玟早就离开了,还替他关上了门。沈昱宸扑到床上剥开床单找着什么,很快就找到了床垫上面的商标商,上面的日期显示2010年7月30日。

    床垫生产日期是一个月前。

    沈昱宸将自己砸在床上,只觉得脑袋要锈住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这床,甚至卧室很有可能是季玟近期,或者今天布置的吗?

    沈昱宸被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,他这样做,有什么目的呢?

    今天之前他从没和季玟有什么交集,是什么让促使他仅半天的时间就能住进季玟家里呢?

    还有沈驰,想到沈驰沈昱宸的表情有些抑制不住的扭曲,沈驰怎么会同意这件事呢?

    季玟写了五份简历,他不清楚原主以前有没有接受过自由格斗类的训练,脱掉衣服看了一下,这具身体和他以前的身体一样,甚至身上痣的位置都相同,白天没来得及看,他似乎是整个身体穿越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事啊。”季玟喃喃自语,不知道在那边的……他茫然地想了想,也没想出个需要挂念的人,他的父母早就有了新的家庭,并不需要他的想念,和同事教练经纪人也没有像场景一样相互扶持的感人故事……唔,追了一年多的倒有一个。

    想到沈昱宸他又想到了所剩无几的存款,明天就去应聘格斗教练吧,既然决定让小沈同学成为一个能正常表达情感的人,那再做运动员去打比赛,训练时间太长,就不够分配了。

    而且以前天天训练也是够枯燥乏味了,想到以前除了训练就是训练的日子,季玟下定决心,都有穿越这么玄幻的事情了,那我放弃那个羞耻的“格斗天才”绰号也很正常,所以先降下工作强度,休息个两三年吧。

    沈昱宸没睡好,早上顶着熊猫眼爬起来洗漱,客厅茶几上有一百零五块钱用了一把钥匙压着,沈昱宸墨色的眼眨也不眨,看了半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