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之家>青春>同居不试婚 > LVIII无所不用其极
    时间流逝,三个月过去了。夏兰欣在等着,等官贤斌伤势好转。听说他身子无大碍,很快就办了出院,但官家人就为了让他静养,所以帮他办了休学,杨菲也同时休学了,对外宣布要好好陪伴男友休养。

    既然在学校不能碰到阿武,夏兰欣也不是无所事事地等着,她试着去官家找他,但他家人把他--亦或是她--看得很紧,夏兰欣根本不能接近他,而且官家人也告诉她,官贤斌并没有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官贤斌并不是夏兰欣唯一担心的对象,还有爷爷。虽然三个月前爷爷住院了一星期就出院,但这段时间来,他的病情似乎没有好转,反反覆覆在医院往来,住院住了三四天,好一些即出院,没多久就复发又到医院报到。爷爷的专属医生说,病情不见改善可能是心理因素所造成的,夏兰欣知道爷爷还是挂念着官贤斌,但一家子都不敢让他知道官贤斌的状况。

    出了这些等事,夏兰欣也无心向学,加上阿武没上课了,她不想等他复学时高他一年级,所以跟着休了一年,回到老家附近的学校先办随班附读,她必须去上课,不敢完全静下来,因为太多事让她心烦,烦到头疼,去学校至少可以让她分去一些心思。

    在没有官贤斌陪伴的日子,她只有章哲修在身边而已。章哲修跟她一样办理随班附读,虽然那没有必要,他的知识跟教授是差不多等级。哲哥哥总是想办法逗她开心,在她烦闷时说笑话给她听,明知和他在一起,只会徒增两人的困扰,她还是自私地没有拒绝他的好意。

    夏父和夏母说夏老爷喜欢章哲修,所以要他住进家中,可以让夏老爷常看见他,心情也会好一些;理由说是为了让老爷早些康复,章哲修当然不敢推拒。

    夏兰欣在附读的教室上课,心不在焉听着教授讲课,眼睛几乎都是盯着窗外,连几片树叶轻轻晃动,她都可以看很久。章哲修用原子笔盖子戳戳她的手臂,然後bb前方,她才发现教授正不高兴地瞪着她。她扯扯嘴角,把心思转回来,但没多久,思绪再度飘走。

    下课後,章哲修对她说:「你真大胆,考验教授的耐X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故意的。」她吐吐舌头,揣测教授没有发作的原因,在於她是附读生,上了几堂课就走,至於拿不拿得到学分,夏兰欣自己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章哲修只是笑笑,拿起手机看了一下。「你母亲传简讯来叫我们早点回家,今晚加菜。」

    她伏在桌上毫无反应。加什麽菜?自从章哲修住进家中,天天都是十菜二汤,像宴客一样,难道今晚作十五道菜三道汤?拜托,她都吃腻了。「不想回去,我今天想吃普通一点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