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之家>青春>同居不试婚 > LVIIY加之罪,何患无辞
    他们前往二楼病房时,夏兰欣不断地看着四周,慌乱地猜测爷爷住在哪间病房,终於发现一家子亲戚都守在同一处,心想就是那儿。

    夏老爷住的地方是医院里的尊荣病房,b她住的单人病房还高级数倍。设备崭新不说,还有专门只照顾这间房的数位护理师,和主任级的医师群负责看诊。

    这不值得教人开心,反倒让夏兰欣想起一篇很感触的短文:赚钱难道只是为了住进头等病房?她只希望爷爷健健康康的,若是要人照顾他,夏兰欣宁愿自己来。

    「爷爷,你没事吧?」夏兰欣进了门轻呼一声,就飞奔过去将身子趴在爷爷的床边。

    「兰欣?」夏老爷微弱的声音,抚抚孙nV的秀发,调整好气息,他才又说道:「原谅爷

    爷,是我害你受伤的。」

    夏兰欣摇摇头,不解地看向父母,以为爷爷是不是病得神智不清,不然怎麽会说是他害她受伤的。

    一边她的父母无奈的表情,看来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「爷爷,你不可能害我受伤的。」她这麽回应。

    「是我。」夏老爷突然呛咳起来,夏兰欣急抚着他的x口,缓了一缓。「哲修,你来告诉她。」

    章哲修眉头深锁,但不想违逆老爷的话,清了清喉咙。「攻击你和官贤斌的凶嫌已经被警方抓到了,他们供称是夏氏集团的人出钱买凶要除掉官贤斌,警方追查源头发现是罪魁祸首便是总经理狄克隆,老爷正是被这狼心狗肺的人气得昏倒。」

    「居然是狄叔……真可恶。」这时对这种人还需要用什麽称谓。想当初他在基层时,还差点被开除,是爷爷留了他下来,他嘴里说着感激,背後却来T0Ng一刀;来大学担任特别教授,也是别有目的,才不是真的关心她。「爷爷,这是他的错,不是你的错。」

    「是我看走了眼,所以害了你和贤斌。」提到官贤斌,他又激动起来。「贤斌他清醒了没?」

    「他醒了。」夏兰欣忙着让爷爷宽心,失忆的事就别提了,讲出来,她自己也伤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