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之家>青春>同居不试婚 > XLVII生日即忌日
    如果问官贤斌除了夏兰欣外,讨不讨厌身为世仇的夏家人,他可以老实说,从未!即便从小家中听闻什麽夏家的丑事,但他始终认定眼见为凭,没有亲眼看见的事,他不以此做凭断,而认识夏兰欣後,他更是认为能调教生养出有如天使般的nV儿的家庭绝对也是相同的优良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官贤斌由心中感到鄙视。夏老爷为了b他与夏兰欣分手,连这般可笑的话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表情冷肃。「说完了吗?那我能离开吗?」

    章哲修也起身,按住了他的肩。官贤斌推开对方的手,两人瞬间b画了几招,看得出都练过身手。

    夏老爷用虚弱的声音叫他们停手。他们都收起声势,直挺地面对着房中的长者。

    官贤斌对他道:「师伯公,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与兰欣分开,您就别白费苦心。」

    「你可以看看这份资料。」夏老爷按着桌上的文件往前推。

    「请容许我无礼;这伪造的资料看了也是白看。」

    章哲修cHa进话。「官贤斌,你是官家长孙,你父母亲却不顾官老爷反对,千里迢迢跑到美国待产,而且一直到你满周岁後才带你回台湾,难道你不觉得很不合理吗?」

    「那是因为我母亲身T不好,台湾的气候不适合她,所以她才到美国待产,产後也很虚弱,一年後才略微好转。」关於这些他时有耳闻。

    「其二,你见过你刚出生时的相片吗?以现在世人的做法,尤其是像你这样众望所归的金孙,不光是照相,可能还会录影下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