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之家>历史>女巫彻夜难眠 > 24生病猫猫(微)
    继礼尚往来后,郁悰再次身T力行地教会了巫和悦一个道理——人类的话不可信,尤其是男X。

    巫和悦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了,反正郁悰跟她说完最后一次后又压着她做了两次,直到彼此身上都汗津津的才抱着她去洗澡。

    他把巫和悦放进浴缸后又去换了被套,巫和悦以为他待会回来时会跟她挤在浴缸里。结果郁悰只是在淋浴下冲凉,没有进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巫和悦坐在浴缸里看着他发呆,没一会儿就被温水浸泡得发困,摇头晃脑打瞌睡。

    脸颊被一双手托住,巫和悦朦朦胧胧醒过来,在对方的掌心蹭了蹭。无意识的动作里带着依恋,蹭着手心时会发出细微的嘤咛,弱气得惹人怜Ai。

    等她彻底醒来后,郁悰已经跨进浴缸里把她抱在身上,炙热的x膛贴着她的背。动作间水波DaNYAn,如绸般的黑发随之散开,陷入他指缝里。

    郁悰贴着她的脸,握着她脚跟一点点往上r0u。

    本来还有点按摩的意味,越往上越不对劲。温热的水流进翕张的x口,巫和悦一时分不清自己所感受到的热到底是来自这缸水,还是来自他不打招呼就顶进来的ji8。

    满浴缸的水被搅得泼洒出去大半。

    做完出来后,巫和悦双腿都在发软,浑身的JiNg力都跟着那些水泼了出去。

    回到床上后,郁悰长手长脚全缠到她身上,把人抱在怀里躺着。终于舍得休息的ji8贴着她的大腿,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才肯跟她说晚安。

    “下次,再也不信你了。”

    继礼尚往来后,郁悰再次身T力行地教会了巫和悦一个道理——人类的话不可信,尤其是男X。

    巫和悦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了,反正郁悰跟她说完最后一次后又压着她做了两次,直到彼此身上都汗津津的才抱着她去洗澡。

    他把巫和悦放进浴缸后又去换了被套,巫和悦以为他待会回来时会跟她挤在浴缸里。结果郁悰只是在淋浴下冲凉,没有进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巫和悦坐在浴缸里看着他发呆,没一会儿就被温水浸泡得发困,摇头晃脑打瞌睡。

    脸颊被一双手托住,巫和悦朦朦胧胧醒过来,在对方的掌心蹭了蹭。无意识的动作里带着依恋,蹭着手心时会发出细微的嘤咛,弱气得惹人怜Ai。

    等她彻底醒来后,郁悰已经跨进浴缸里把她抱在身上,炙热的x膛贴着她的背。动作间水波DaNYAn,如绸般的黑发随之散开,陷入他指缝里。

    郁悰贴着她的脸,握着她脚跟一点点往上r0u。

    本来还有点按摩的意味,越往上越不对劲。温热的水流进翕张的x口,巫和悦一时分不清自己所感受到的热到底是来自这缸水,还是来自他不打招呼就顶进来的ji8。

    满浴缸的水被搅得泼洒出去大半。

    做完出来后,巫和悦双腿都在发软,浑身的JiNg力都跟着那些水泼了出去。

    回到床上后,郁悰长手长脚全缠到她身上,把人抱在怀里躺着。终于舍得休息的ji8贴着她的大腿,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才肯跟她说晚安。

    “下次,再也不信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