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之家>奇幻>熙寿秘史 > 梦遗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盆冷水不偏不倚泼在了他身上,随后耳边传来那最是刺耳的声音:

    “王君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男子抬头看向台阶上的男人,那是夺走了他妻主全部爱怜的男人,两年前被王姬从新芽馆赎出来的倡优,如今荣王府位份仅次于他一人之下的莫夫人莫渚墟。

    他,则是被荣王明媒正娶进门,却早已失了宠爱的荣王君,当朝右丞之子,卢卿行。

    而他们共同的妻主,荣王姬,正闻声从房内走出,上身只着了一件靛色大袍,衣带松散,满眼只有那莫渚墟,无视了阶下正站着的她的正夫,拉起侧侍的手,温声细语道:“渚墟,你怎么亲自端这么重的水盆,你身子本来就不好,这金盆沉重,伤了胳膊怎生是好?”

    卢卿行的眼神空洞,水滴顺着他湿透的额发滴在鼻尖,他的心好像随着冰冷的水一同冻死了。

    荣王与侧君寒暄半天后,这才转过头,好像才发现浑身湿漉漉的他,她不满于自己这位空有美貌的无趣王君的到访,但也不得不敷衍他几句场面话:“卿行,身上湿成这样,你怎么还站在风口里,渚墟身子弱孤王固然心疼,你的身子也要保重,毕竟你也是王君啊。”只是她话虽这么说,但是丝毫没有上前一步的意思,一直拉着莫渚墟的手。

    他眼眶泛红,眼泪无声地滴落。这样的日子,这个有名无实的王君的空位子,他已经苦挨了三四年,连曾经新芽馆万人骑的倡伎都踩着他的脸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可荣王非但没有安抚,见他落下泪来,心里觉得好笑,越发厌恶起来:“王君何故落泪,可是心里委屈?”

    卢卿行自嘲地笑了笑:“侍身哪里敢委屈,妻主肯垂眸看侍身一眼,侍身已是感激涕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