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之家>奇幻>可爱壮壮的脑洞集 > (十)残忍的受孕仪式(tr,,一丢丢XN)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空气诡异得安静,除了少年缓慢靠近男人衣物摩擦的窸窣声外,只余易阳舒被捂住口鼻挣扎之下发出的呜咽。

    “我会……好好做的。”少年低着头,被那冰凉的皮带激得一抖。男人沉默着没有说话,他急忙去解那皮带扣,金属沾上手里的汗水变得滑腻,尖锐又平滑的触感就像是一把悬在头顶随时会落下的刀,可是明明平常能够熟练解开的事物现在却怎么也解不开。

    少年继续尝试着,汗水顺着脸颊滴进眼睛里,刺痛非常,脑子里好像有一根不断鸣叫的绷紧的直线在嗡嗡作响,眼前的事物也仿佛变得模糊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一只漂亮的手攥住他的,少年才发现他的手竟然一直在颤抖,下意识便道歉,“对不起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男人没有责怪他,只是微微低头,略带无奈的看着他,“可以做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可以的!”少年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宝宝好笨。”男人擒着笑,拭去他的泪水,“不过,笨妈妈也很可爱。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咔哒一声,在男人的帮助之下,少年终于如愿解开。他轻轻拉下内裤,那巨物啪地弹在他的脸上,留下一道濡湿黏腻的痕迹。抖动之间的腥臊的热气扑面而来,少年忍着不适,双手捧着那又硬又大的肉棒,无视那身后越来越激烈的呜咽声,抬头讨好地朝男人一笑,然后张口含住顶部,缓缓推入直到根部。

    男人满足的叹息,毫不吝啬地夸奖,“对,就是这样,继续。”

    少年只觉脸上一阵燥热,羞耻和自尊在心里横冲直撞。嘴里含着的仿佛一块粗长的烙铁,一下一下地撞开他口腔细嫩的皮肉,疼得滋滋冒血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空气诡异得安静,除了少年缓慢靠近男人衣物摩擦的窸窣声外,只余易阳舒被捂住口鼻挣扎之下发出的呜咽。

    “我会……好好做的。”少年低着头,被那冰凉的皮带激得一抖。男人沉默着没有说话,他急忙去解那皮带扣,金属沾上手里的汗水变得滑腻,尖锐又平滑的触感就像是一把悬在头顶随时会落下的刀,可是明明平常能够熟练解开的事物现在却怎么也解不开。

    少年继续尝试着,汗水顺着脸颊滴进眼睛里,刺痛非常,脑子里好像有一根不断鸣叫的绷紧的直线在嗡嗡作响,眼前的事物也仿佛变得模糊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一只漂亮的手攥住他的,少年才发现他的手竟然一直在颤抖,下意识便道歉,“对不起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男人没有责怪他,只是微微低头,略带无奈的看着他,“可以做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可以的!”少年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宝宝好笨。”男人擒着笑,拭去他的泪水,“不过,笨妈妈也很可爱。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咔哒一声,在男人的帮助之下,少年终于如愿解开。他轻轻拉下内裤,那巨物啪地弹在他的脸上,留下一道濡湿黏腻的痕迹。抖动之间的腥臊的热气扑面而来,少年忍着不适,双手捧着那又硬又大的肉棒,无视那身后越来越激烈的呜咽声,抬头讨好地朝男人一笑,然后张口含住顶部,缓缓推入直到根部。

    男人满足的叹息,毫不吝啬地夸奖,“对,就是这样,继续。”

    少年只觉脸上一阵燥热,羞耻和自尊在心里横冲直撞。嘴里含着的仿佛一块粗长的烙铁,一下一下地撞开他口腔细嫩的皮肉,疼得滋滋冒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