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新男主初登场

    三天的路程,为了边莘茨的舒适度改成了一个星期,裘西有些气不打一出来,他觉得一向英勇神武的首领怎么会被一个小小雌X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趴在狼背上悠闲地吃着果子的nV人感受着清风在耳旁拂过,这速度不算慢,但都是宽阔的大路,所以边莘茨索X放松了身子在狼背上盘腿坐着。感受到身后人的目光,她不解地回头看了一眼,在和裘西对上眼的瞬间,对方立马收了视线,nV人觉得好笑,低下头问殷丘说道:“你对队伍里那个叫裘西的好像不咋喜欢我啊?”

    “他前年刚刚通过成年试炼,这次出行就是带他锻炼一下。你要是不喜欢就让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诶别别,不是这意思。其实我知道我这身上很多光都是从你身上沾来的,说白了我就是个路边捡到的雌X。”

    殷丘也能察觉到,他们对边莘茨的服从大多数是来自对自己的畏惧,有些人自然是出于对雌X的保护。因为自己的地位而让边莘茨不能被正确地了解,他不喜欢。刚想回复身上的人,就听到nV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害,我也懂你们这些人,这和我们那边也没什么不一样。我没做出对你们族有贡献的事,九让那件事还被你给压下来了。不过我也不会为了谁去讨好什么的,只不过大家出行一场,又要在一起待那么多天,总要Ga0好关系,人小朋友不懂这些,我要主动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没听男人说什么,身旁的树林突然窜出了一条蟒蛇,身T扭曲似乎已经被折断,蛇嘴里满是鲜血和粘Ye,吐着蛇信子瘫倒在路边。

    殷丘一行人早就察觉到身旁有野兽在战斗的痕迹,为了不吓到神nV,悄悄改了两次方向,没想到还是没有甩开。这里离云顶峰已经有些距离,正是附近族群的自由狩猎区,但没想到交战的是流浪兽族。

    “这都没甩开。”裘西啧了一下,转身朝蟒蛇咬去。边莘茨下了一跳,也不敢随意坐着了,抓紧狼毛俯下身。

    “还有很多,应该是被追到这里来的。”殷丘声音不大,依然很沉稳,看这个情况多半是流浪兽占了下风,“直接走,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边莘茨闻言抬头,她看向旁边的树林,隐隐又什么东西在窜动,几棵大树都在摇晃。她倒是不怕,经过了几次大场面,她信任殷丘的能力,也信任狼族的战斗力。就在边莘茨直起身的瞬间,她对上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//新男主初登场

    三天的路程,为了边莘茨的舒适度改成了一个星期,裘西有些气不打一出来,他觉得一向英勇神武的首领怎么会被一个小小雌X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趴在狼背上悠闲地吃着果子的nV人感受着清风在耳旁拂过,这速度不算慢,但都是宽阔的大路,所以边莘茨索X放松了身子在狼背上盘腿坐着。感受到身后人的目光,她不解地回头看了一眼,在和裘西对上眼的瞬间,对方立马收了视线,nV人觉得好笑,低下头问殷丘说道:“你对队伍里那个叫裘西的好像不咋喜欢我啊?”

    “他前年刚刚通过成年试炼,这次出行就是带他锻炼一下。你要是不喜欢就让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诶别别,不是这意思。其实我知道我这身上很多光都是从你身上沾来的,说白了我就是个路边捡到的雌X。”

    殷丘也能察觉到,他们对边莘茨的服从大多数是来自对自己的畏惧,有些人自然是出于对雌X的保护。因为自己的地位而让边莘茨不能被正确地了解,他不喜欢。刚想回复身上的人,就听到nV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害,我也懂你们这些人,这和我们那边也没什么不一样。我没做出对你们族有贡献的事,九让那件事还被你给压下来了。不过我也不会为了谁去讨好什么的,只不过大家出行一场,又要在一起待那么多天,总要Ga0好关系,人小朋友不懂这些,我要主动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没听男人说什么,身旁的树林突然窜出了一条蟒蛇,身T扭曲似乎已经被折断,蛇嘴里满是鲜血和粘Ye,吐着蛇信子瘫倒在路边。

    殷丘一行人早就察觉到身旁有野兽在战斗的痕迹,为了不吓到神nV,悄悄改了两次方向,没想到还是没有甩开。这里离云顶峰已经有些距离,正是附近族群的自由狩猎区,但没想到交战的是流浪兽族。

    “这都没甩开。”裘西啧了一下,转身朝蟒蛇咬去。边莘茨下了一跳,也不敢随意坐着了,抓紧狼毛俯下身。